设置

关灯

冤种(第1/2页)

孩子的爸爸找来,按理顾法典就该把半夏还回去。
可他才不会呢。。
他是个善于观察细节的人,他看过秦秀家的厨房,里面有把小凳子,碗筷摆的和半夏给他摆的一模一样。
所以她之所以那么熟练,是因为
如果真是他们夫妻亲生的,能让那么小的孩子
虽然顾法典很讨厌亲妹妹,可如果她活着,他
“爸爸对半夏不好,对不对”他敏锐察觉,半夏怕沈四宝比秦秀还怕。
“哥哥会相信我的,对吗”半夏先问。
顾法典举起拳头“当然,谁叫我是你哥呢。”身穿篮球背心的大男孩胳膊鼓胀胀的,人家是有肌肉的。
小女孩慢慢吐出舌头,就
沈四宝对半夏确实不错,虽然半夏一直养

但死后看到的一切把孩子给吓坏了,她看到最爱她的爸爸用热水器的电线
那是她的身体啊,被爸爸烧成了一团黑,半夏甚至闻到了臭臭的味道。
那是她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噩梦
可爸爸表面上是个很温柔,很随和的人,没人相信他是个坏人。
半夏怕哥哥也不会信。
她怕自己要被爸爸带回去,她怕爸爸会把她烧的焦焦的。
“只要你不想,哥哥就绝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你”顾法典一锤定音。
这个妹妹,谁都别想从他身边抢走
半夏立刻举手“我会永远帮哥哥洗碗,还洗袜子的,就像对爸爸一样。”
他妈的,这么小的孩子,她居然还给沈四宝洗过臭袜子
顾法典想打人。
沈四宝
一步步从基层走到领导岗位,还能用流利的英语跟外商谈生意,按理该骄傲,该端起架子了吧
并不,他依旧那么谦和。
所以一直以来,厂里职工们对他的印象都特别好。
再说了,副书记,大家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,胡洁抢着开门。
“一点家务事闹的人皆知,让大家笑话了,我家半夏呢”沈四宝一脸镇定,云淡风轻。
赵霞说“沈副书记,我得好好批评一下,你爱人太过分了”
沈四宝双手合十“秦秀是个泼妇,我会拾她的,抱歉惊到大家了,我给大家说声对不起”
闲话只能背后说,赵霞想调查沈四宝,也得先搜集证据。
副书记都道歉了,她还能说啥,给人呗。
她说“孩子可以带走,但要好好照顾,要再有下次,你们夫妻一起戴铐子。”又说“感谢一下法典吧,今天你闺女,可是他救的。”
扭头看顾法典,沈四宝说“法典,前几天见你爸,说起你们兄弟,他说三个儿子,有两个拿资本主义的奖学金,让他脸上倍儿有光,就你,以后怕是要搬社会主义的板砖了,我劝他说,孩子小时候顽皮点没啥的,咱不是搬砖,是为建设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。叔叔看好你,像你秦秀阿姨那种拎不清的,就该往死里打,你打得好。”
啥意思
顾法典分明没打过秦秀,沈四宝这嘴巴一张一合,他就成打人凶手了
他还大度的宽恕他了
而且虽说父子分居两处,但顾法典和他爸关系不错的,妹妹是他害死的,而爸爸特别爱妹妹,所以他和爸爸都很痛苦,就不喜欢见面,可他们的心是连
顾法典也知道,他爸绝不会当着外人的面那样说他。
可沈四宝这种故意抹黑,要不是顾法典深知他爸的为人,不就会信了嘛。
这人还真是,一张嘴两张皮,他杀人不见血
看吧,赵霞就信了,手指顾法典,她目光冷嗖嗖以后不准再胡乱打人
笑眯眯的,沈四宝上前“我家半夏呢”
顾法典说“沈书记,能叫您这样温文尔雅的人都要拿拔舌头吓唬孩子的,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,古玩吗,难道能值几十万”
因为秦秀怕他责备,只诋毁了顾法典,骂了半夏,没把银元的事说出来。
沈四宝毫无防备,瞬间面色惨白。
但他立刻正了色“开玩笑,我不像你家,高干家庭,家底丰盈,我个穷苦孩子出身,哪里来的什么古玩法典,怪不得你爸总说你,你呀,得注意品德。”
赵霞不干了,说“沈书记,法典没有瞎说,是您爱人说您家有价值十根金条的东西,被半夏丢了。”
沈四宝心里直骂秦秀蠢,可面上依旧
这时正好半夏悄悄开个门缝儿,沈四宝立刻说来啊半夏,爸爸带你去买雪糕吃,好不好。”
哐的一声,小丫头居然关了门,还差点夹到沈四宝的手。
他倒是不气,耐心也很足,干脆坐了下来,自来熟,自己给自己倒水喝,边说“孩子耍点小性子,咱们大人得有耐心。”
胡洁说“沈副书记,你这态度才对,就秦秀对孩子那样儿,我真怀疑半夏不是你们亲生的。”
“怎么会,半夏是我亲闺女,我疼都来不及。”沈四宝笑着摆手“但我是男人,又因工必须出差,应酬,秦秀吧,农村妇

收藏本站网址:024cjdc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