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娃哈哈(第1/3页)

沈四宝反应极快,高举双手“赵公安,我从来没有碰过秦秀和孩子一分一毫。”
秦秀也吓坏了“公安同志,我家老沈从来不打人,真的,他从来没动过手,您放了他吧。”
沈四宝又喊小龙“小龙,你以后要再敢欺负你姐,爸爸就该拾你了”
可惜小龙不懂事,他高声说“你不敢,你是靠我妈才有的今天,你要对我们娘俩好才对”
大人以为孩子不懂,可孩子啥都知道。
秦秀吵架最爱摆功劳,说沈四宝全凭自己升职啥的,小龙就记下了。
按理沈四宝此时该尴尬吧,并不,他说“赵公安,半夏您先照顾着,我们回家做检讨,好好教育小龙,反省自己,反省好了再来接半夏,您看行吗”
扭头看秦秀,他目光阴森“还不快走”再回头“我家半夏就拜托诸位了”
待他出了门,赵霞说“这位沈副书记知道反省自己,要他不家暴,倒比秦秀有素质。”
金娟附和,胡洁冷笑,顾法典往着窗外,却觉得心里有点凉飕飕。
沈四宝和他爸原来关系也很不错,但有一年突然就不往来了。
并且他爸曾说过四宝其人不能只看表面,深不可测。
明明是他为了找银元唆使老婆打的孩子,可他几句话就能于一个眼光老道的公安心中扭转印象,这人太会伪装了。
金娟说“半夏,跟阿姨走吧,去我家住,好吗。”
半夏抿唇摇头,态度坚决“不要,我要跟着我哥哥。”
“哥哥不会照顾人的,阿姨家有糖,咱们去吃糖吧。”金娟说着就来拉孩子。
胡洁还
眼看着半夏就又要被人带走了。
但这时顾法典说“赵阿姨,玻璃针管携带乙肝,艾滋并传染的事可不少。”
“停”赵霞脱口而出“孩子放这儿我看着,你们把沈书记那边协调好就行。”
“为啥呀”胡洁急了。
赵霞是公安,说话直接“因为我信不过你们,怕你们私自带她抽血,不去医院,就拿不到一次性针管,而消毒不彻底的玻璃针管会传染艾滋,乙肝,你们这种行为是犯法,明白吗”
俩女人同时手一缩,胡洁尤其给吓了一跳。
她是卫生院的护士长,一心只想着化验血查半夏的身世。
却没想过孩子会不会因此得传染病的事。
而目前,确实因为针管消毒不彻底而传染病的案例很多,但这只是一方面,要半夏本身有传染病,她私下抽了血,以秦秀的为人,以后不得直接赖到她头上。
别她没查出秦秀的问题,反而还惹一身的骚不是。
这位赵公安不愧是军转干部,想得可真周到。
这时顾法典又说“赵公安,明天我带半夏去卫生院抽个血,拍个x光,检查一下身体吧,别秦秀把半夏打成内伤了呢”
赵霞略沉吟片刻,点头了“还是法典想的周道。”
胡洁临出门时再看顾法典,心说这个小坏蛋,误打误撞,倒把事儿办她心坎上了。
俩女人走了,赵霞不能走,打个电话回家,她得
不能单独扔下俩孩子嘛。
家里来了小客人,顾法典去拾床铺了,赵霞要帮半夏洗澡。
老楼没淋浴,夏天都是兑壶温水,蛇皮管子冲全身,再涂点力士香波,一个澡冲完,又凉又舒服,还混身香香的。
虽然赵霞白天就查看过半夏身上的伤,但脱了裤子还是倒抽一口冷气“你大腿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”
半夏垂眸咬唇“小龙喜欢掐我。”
她怕疼,第一次小龙掐她,她哭了,还以为自己哭,小龙就不会再动手了呢。
可谁知小龙反而更来劲了,总喜欢追着她掐,刚开始秦秀还管一管,后来干脆就不管了,有时候小龙闹她烦她,她还会故意说“去,掐你姐儿玩去。”
半夏疼的要死要活,可
原来半夏总不明白,为什么妈妈会那么偏心,直到死了以后,听到秦秀说反正不是亲生的,孩子才恍然大悟秦秀妈妈对小龙那么好,却总骂她是白痴,吃闲饭的,大概就像法点哥哥说的那样,真的是秦秀妈妈拐回家的吧。
这样的事可不少喔,
半夏虽小,听说过不少。
赵霞忍不住说“我闺女
半夏只看到了将来会
但她看过顾家妹妹的小木马,还看到了好多漂亮的小裙裙,她忍不住的就会想,如果自己是林珺妈妈生的孩子,该多好
当然,她还太小,想不到太深。
她只知道今天哥哥为了留下她,费了好大的力气,她已经超满足啦。
赵霞给这孩子满身的伤搞难过了,心疼的说“那咱就不洗澡了,我帮你冲冲屁屁和脚丫,洗把脸吧”
“我自己来就好啦。”半夏熟络的拉过蛇皮管子,试试水温,自己洗了起来。
虽然动作慢,可她涂香波涂的好仔细,冲水也冲的特别干净,完了她还把洗手间的地面冲的干干净净,脏水全冲进了蹲坑。
赵霞不由感叹这孩子可

收藏本站网址:024cjdc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