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举报(第1/2页)

随着大舅一家移民,外公家就是个空壳子了。
但那儿有很多顾法典小时候的幸福回忆,回忆里有卧
虽然大舅移民的时候连家具都变卖了,可顾法典还是会经常过去擦窗户拖地,搞卫生的。
眼看玻璃被砸,他怒火攻心“嘿哥们,干嘛呢你”
混混甩着长
混混之间是有食物琏的,初中的欺负小学鸡,高中的欺负初中生,社会盲流们见了学生就打,大家看多了红港泊来的古惑仔,打架斗殴跟吃饭喝水一样随便。
而黄毛山鸡,是黑8的手下。
顾法典最不怕的就是有人挑他打架,拎起墙角一根棒球棍就准备冲下楼。
半夏扯住了他“不要啊哥哥。”
山鸡
如今最流行古惑仔了,东海市的每条街,每个居民区里都有一个陈浩男,也有一个山鸡,而这个山鸡,是台球馆陈浩男,黑8的手下。
因为经常去台球馆,顾法典跟黑8算点头交,但没惹过他。
怎么今天他的山鸡突然就找上来了
顾法典易怒,也好战,他还有把俩哥哥原来送的棒球棍,打起架来无往不利。
既号称药厂陈浩男,被台球馆的二把手山鸡约战,顾法典当然要应。
不然以后他
可他想走吧,妹妹扯着不让他走。
“半夏乖,快放开,哥是药厂陈浩男,被人约战,这一架必须打。”顾法典心急火燎。
但小小的女孩也不知道哪来的手劲儿,扯着他的衣服,死不放。
“不要。”小女孩声音细的像蚊子“哥哥还没带我找到爸爸呢,不可以打架。”
“哥不会输的。”顾法典心急火燎“你哥打遍海东区,还没输过呢。”
“我不管,我要爸爸,还要妈妈。”妹妹才不听,摇着小脑瓜子,哭成了小花猫。
男儿轻易不认输的,可看到妹妹脸上的眼泪,顾法典蓦的就怂了。
算了,他先咬牙装死吧,这事儿以后量瞒着就行了。
而顶多过了半个小时,他就
有人敲门,边敲边哭“法大,你招惹黑8干嘛呀,害的我妈差点没打死我。”
开门,是金帅,还带着祁凯和马同,都是蔫哒啦的,一个比一个怂。
“咋回事”顾法典反问。
“黑8不是你招家属院的“祁凯说“因为是你小弟,我们今天都挨打了。”
俗话说得好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自打
那两块银元至少值二百万,有它,沈四宝就能
没它,沈四宝不可能吞下一个国有大厂。
他想跟沈四宝斗法,但他也必须提高警惕,否则他就是厂里大家说的,完全比不上小民和小法的,愚蠢的小混蛋和小混混了。
“秦秀呢,
“说是要回老家,正拾东西呢。”金帅摸着脑袋,撇着小嘴巴说。
“沈四宝呢”顾法典再问。
“要不是他,我准得被我爸打死,他喊我爸打牌去啦。”祁凯哭的哇哇的。
祁凯爹是厂人事部的主任,也是沈四宝的死忠,只要有牌局,他必定会去。
顾法典毕竟孩子,一时想不到沈四宝到底想怎么整他,但他一听就不对劲。
秦秀要找银元,就必得要用到半夏。
而她准备明天回老家,那岂不是今晚就准备把半夏带走
以沈四宝的心机,不可能直接上手抢孩子,他肯定会耍花招的。
他准备耍啥手段
综合信息,黑8跑家属楼去找他了,而山鸡,来这儿挑战他。
这怎么看,都是一场天大的阴谋啊。
“哥哥你怎么啦”半夏问。
几个小弟看他一脸凝重,也问“法大,你咋啦”
顾法典犹还记得,当初妹妹死了以后,厂里好些人都去探望过他妈。
别人都是劝林珺要要振作起来,照顾好另外三个孩子,坚强的活下去。
唯有沈四宝,先说“林珺,你可是咱厂的千金大小姐,未来的书记苗子,当初你千挑万选选了顾谨那个高干子弟,表面看风光的不行。可男人不
当时林珺就流泪了。
顾法典知道的,那一句,沈四宝说到他妈心坎上了。
然后他看了顾法典一眼,又说“妍妍死了,最开心的是法典吧,现
本来妈妈就因为妹妹是他害死的而特别生气。
听完沈四宝的话,再回头看顾法典时,那眼神孩子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所谓的一言杀人,一言诛心。
而大人,通常觉得孩子是可以随意欺负的。
他们总认为孩子嘛,欺负了就欺负了,没所谓。
但俗话说得好,老狗记得千年事,小狗记得万万年,不是不报,时机未到。
虽然顾法典还不知道沈四宝准备干啥。
可男孩今天找到了真正的妹妹,他贼高兴。
来而不往非礼也,沈四宝要整他,行啊,他也要送沈四宝一份大礼
伸手一撂,

收藏本站网址:024cjdc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